黑客与画家

编程是一种艺术创作

又一程序员典范 – 一名顶尖程序员的诗意栖居

刘锡涛 | 二月 27, 2013 | 3 评论

程序员在家办公不奇怪,有的公司成员分布两大洲八个城市,与风投保持距离,按照自己的想法组织公司,发展产品。有人羡慕程序员的工作方式——不必每天都像罐头里的沙丁鱼,在公交车里挤来挤去。
也许这里有一定的误解,弹性工作制不意味着偷懒,程序员早上 10 点才上班,但可能持续工作到半夜 12 点、1 点、2 点才躺在床上。Paul Graham 的《黑客与画家》告诉我们,程序员有点像艺术家,优秀与平庸之间,效率可能有 100 倍的差别。“做个不恰当的比喻,即使堆砌再多平庸到画家也无法画出蒙娜丽莎。”

亚马逊 AWS 云服务的副总裁,拥有“杰出工程师”称号的 James Hamilton 正是如此。据连线报道,在一艘游艇上,他过着非同凡响的生活——除了是一名程序员外,他还是一名技艺精湛的船夫,常常开着游艇,游弋在夏威夷和西雅图之间。

下图是他记录的通过 Google Maps 记录的自己游艇的轨迹,他最新的游轮是一艘 Nordhavn 52。四年前,Hamilton 和妻子卖掉了房子、汽车等大多数财产,诗意地栖居在游艇上。


Hamilton 的生活方式,让我想起了 Rod Stewart 用嘶哑的声线来诠释什么是航行的那首老歌——

       我在航行,我在航行,
       跨越海洋,回到家乡。
       我在航行,迎着风暴,
       向你靠近,获得自由。

偶尔停靠在西雅图的时候,Hamilton 会骑自行车去公司总部,通过 Amazon Prime 购物,到当地的 UPS 办事处收邮件。而更多时候,他会扬起风帆,航行在无垠的海面上。

Netflix 的的云架构负责人 Adrian Cockcroft 评价 Hamilton,“他非常非常在行。”今天的诗意生活,是他应得的。程序员部落酋长 Joel Spolsky 曾解释为何程序员之间的报酬差距如此之大,因为有的程序员能够作出更多更大的贡献,他们理应获得数倍、数十倍于别人的回报。

Hamilton 曾经是一名汽车机械师,专业修理兰博基尼和法拉利,后来转做数据库开发。在数据库领域,他是传奇性专家。在 IBM 供职时,Hamilton 与另外一名传奇性专家 Jim Grey 一同推进了数据库研究。但跳槽到微软后,他开始对数据中心感兴趣,在“数据中心未来”的研究团队中担任架构师。2009 年后,他跳槽到亚马逊,负责类似的公司——亚马逊从不透露数据中心的运作方式,显得很神秘,Google、微软也如此。
在 AWS,Hamilton 扮演着关键角色,影响着未来的发展。最近他常常在华盛顿大学进行系列学术讲座,内容和数据中心设计和效率。不过,华盛顿大学计算机教授 Ed Lazowska 指出,这不过是 Hamilton 工作内容的“冰山一角”。
他的工作表现,甚至能影响 Netflix、Dropbox、Pinterest 等大公司、小公司、创业团队的业务表现。——你一定听过不少 AWS 宕机的新闻, 每次宕机都被媒体郑重其事报道——没办法,架设在 AWS 的云服务,数量占整个互联网世界的 1%,每一次宕机都无异于在互联网界发生一起坠机事件。实际上,这不代表 AWS 等云服务不安全,飞机比汽车安全,但为何别人觉得安全感较低,是因为事故每次都与几十上百条生命相关,常被报道,所以产生误会。

如果我这么评价 Hamilton,“又一程序员典范”,相信你不会反对。

 

转自:HTML5中国

评论

3 评论 to “又一程序员典范 – 一名顶尖程序员的诗意栖居”

  1. Dino_Tang
    三月 14th, 2013 @ 下午 5:36

    羡慕

  2. flameleo
    六月 16th, 2013 @ 下午 9:12

    国内的教育 能出来这种天才?
    基本上还都是挣扎在 生命线上 的码农呢

  3. darren_ke
    三月 25th, 2014 @ 下午 12:28

    有品味

您必须 登录发表评论.